三好青年。

!千万别点那个职业赛车!

那个熊   发的所有链接都不要点   进去是支付宝界面  微博也有类似的东西说是会扣钱  别点!他设置了不可评论所以我单独发了个lo  大家别上当  直接举报吧🙏🙏

墨河承书:

🙏

肆贰〇捌: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云亮/短】我的上铺为了证明我是个基佬每天都在以身犯险

一个玩儿烂的梗。自己都没眼看。
    
    
   
   ◆    画风清奇
   
   
   
   ◆    严重ooc       
    
    
    
    
    
        你们好,我叫诸葛亮。 
    
    
     
        我怀疑我下铺是个基佬。 
    
    
     
        为了证明我的猜测,我进行了很多观察。 
    
    
     
        我的笔记本上,记录着各种或隐晦或直白的证据。 
    
    
     
        因为从小就非常细心而优秀,所以我的笔记也做得非常的详尽。当然这也是为了收集更多的证据,避免遗漏任何蛛丝马迹。所以我可以准确地说出我下铺在本周内每晚从上床到入睡的准确时间或是他每晚起夜的次数。 
    
    
     
        当然如果你想问的更详细,我还可以告诉你他起夜下床的时候是哪只脚先落的地。 
    
    
     
        哦,说这么啰嗦,还没有介绍我下铺。 
    
    
     
        他叫赵云,性别男。 
    
    
     
        他整个人给我一种给给的感觉,我直男多年,所以一眼就看出来了。他长得还算帅气,就是带点儿傻气。特别是他还戴着一条丝巾。 
    
    
     
        我十分笃定那是条丝巾,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看着那条丝巾我感到心情复杂,所以我问他,为什么戴条丝巾,那真是非常的给。当然后面那句我没有说出来,因为直截了当的戳穿别人是给并不礼貌。 
    
    
     
        他同样眼神复杂地看了我半天,然后告诉我那玩意儿是布的,叫汗巾。 
    
    
     
        哦就是很man很直男的那种。 
    
    
     
        我心领神会,并且表示理解。毕竟给是小众,经常掩饰自己,我们要以平常心对待。 
    
    
     
        他让我觉得特别给的一点是,他居然能非常自然地面对同性的裸体。  你是给诶,给点反应?
    
    
     
        每次他在宿舍换衣服,我都会非常自觉地背过身去,非礼勿视我可是懂的,但是我不看总觉得会漏掉点什么,所以我总是扭过去然后把手机放在背后拍。但是我眼睛不看的。 
    
    
     
        他对于我一定要背过身表示非常不理解,我心想,直男的心思,给当然不懂。可是后来我仔细一想,既然是给,他会对同性的接触产生反应吧?所以我牺牲自己做了个实验,有一次他脱下上衣的时候,我飞快地把他从脖子到腰摸了一边。 
    
    
     
        …腹肌的手感相当好。 
    
    
     
        呸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满面通红地看了我半天。 
    
    
     
        等我解决完裤子里的正事儿,回来的时候我看到他捂着脸躺在床上偶尔还滚来滚去。 
    
    
     
        看吧,有反应吧,果然是给吧。 
    
    
     
        …估计还是下面那个。 
    
    
     
       
      
     
        不仅如此,他对女生的示好完全无视。 
    
    
     
        比如追了他多年的貂蝉学姐。 
    
    
     
        早送花晚送花每天还给埋胸杀。 
    
    
     
        之前我倒不觉得怎么样,可是后来混熟了吧,就觉得,他既然是给,就不能吊着人妹子,多耽误人啊。 
    
    
     
        然后我就特别有责任心地帮他拒绝一切妹子和不怀好意的男生。 
    
    
     
        哎那个谁,递瓶水还用手指碰手指啊? 
    
    
     
        别借打篮球动手动脚好吗? 
    
    
     
        那个刘刘刘…刘奋…?好一个厉害的心机给,居然先用鸟引起他的注意! 
    
    
     
        一切都很顺利,除了有些妹子会旧情难舍地祝我们幸福。连我都被祝福到,真是感动极了。 
    
    
     
        不对,那个,昭君学姐,你为什么盯着我俩笑了十分钟?
    
    
     
        还有赵云,你脸红个p,老子是直男! 
    
    
     
       
    
   
        他的作息规律得不正常。 
    
    
     
        一个正常心理的大学男生,居然做得到早睡早起还不和室友一起观摩小电影? 
    
    
     
        哦对…他的小片片儿里应该少了两对欧派多了根棒棒。 
    
    
     
        对此我仍然表示理解,毕竟为了更深入了解给的心理,我的云盘里可是放了好几G的钙片片。 
    
    
     
        而且欧美的特别多…呸我在说啥。 
    
    
     
       
     
     
        有时候吧,他的爱好也十分匪夷所思。 
    
    
     
        有次周末,我们一起去电玩城,去的时候特别兴奋地准备斗舞斗摩托斗投篮…不对这个不行。他会打篮球,我不会。 
    
    
     
        然后我们就斗志昂扬地进了店。 
    
    
     
        然后店门口有两台夹娃娃机。 
    
    
     
        我盯了它们三分钟,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电玩城要放这种东西。 
    
    
     
        赵云像我看夹娃娃机那样看了看我,就上去准备夹娃娃。 
    
    
     
        不行那玩意儿夹不到是坑钱的! 
    
    
     
        等等这不是重点,应该是,你怎么还去夹娃娃你多大人了再说你夹得到吗…卧槽你真的夹到了怎么夹的啊而且你夹到的小狗狗好可爱啊真像你… 
    
    
     
        没有我没有说你像小狗狗。 
    
    
     
        其实你是大型犬才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我教你吧。 
    
    
     
        他居然邀请我。 
    
    
     
        你一定是为了不要自己一个人显得非常给所以才拉我去的吧哼幸亏我机智没让你得逞。 
    
    
     
        我这么想着。 
    
    
     
        …哦可是那只小狗真的超可爱。 
    
    
     
        于是我去了。 
    
    
     
        不过他真的蛮贴心的,站在我身后手把手地教,他的手掌很大,骨节分明,正好包的住我的手,而且他身上的味道也很好闻。 
    
    
     
        哪有直男喷香水啊! 
    
    
     
        这天儿真是太热了,我想。我的脸都热红了。 
    
    
     
        然后我和他一人一台机,斗夹娃娃,输的请甜筒。 
    
    
     
        当然是我赢了啊,我那么棒。 
    
    
     
        最后我俩都一手抓甜筒一手抱一大坨娃娃回去了。 
    
    
     
        他把所有的娃娃都送我了,所以我的床就被娃娃淹没了。我坐在一堆娃娃里特别无奈地打游戏。 
    
    
     
        余光瞥到赵云红着个脸看了我半天风风火火地冲厕所了。 
    
    
     
        看什么看,让你喝那么多水,活该。 
    
    
     
       
    
    
        说起来,他的睡脸也很好看,就是给看了绝对把持不住的那种。 
    
    
     
        左眼睫毛比右眼多了十来根,长度倒是差不多,鼻梁高挺,嘴唇是很浅的粉色…而且还很软! 
    
    
     
        腹肌随着呼吸一起一伏…手感还是一如既往地棒… 
    
    
     
        诶? 
    
    
     
        等等赵云你怎么醒了?你以前都不会醒的呀? 
    
    
     
        而且你什么眼神儿啊这么看我干嘛?啊?! 
    
    
     
        看、看什么看…! 
    
    
     
        不是、有什么顶着我了…好硬哦… 
    
    
     
        卧槽赵云你冷茎别冲动还有人在呜哇—— 
    
    
     
       
   
   
        赵云有喜欢的人了。 
    
    
     
        我居然还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喔。 
    
    
     
        你怎么能这样呢,我们可是曾在一个月黑风高的美好夜晚趴在同一个被窝一起看过你那质量非常好非常硬的夜光手表的啊! 
    
    
     
        我没有生气,只是不想再给他洗内裤了。 
    
    
     
        我以为我们关系好的同穿一条内裤。 
    
    
     
        我在他怀里非常委屈而且伤心。 
    
    
     
        想想这么久了,大闺女终于要嫁出去了。 
    
    
     
        我摸摸他的睫毛,向它告别:以后再也数不到你了。 
    
    
     
        我捏捏他的鼻子,向它告别:以后再也捏不到你了。 
    
    
     
        我摸摸他的腹肌,向它告别:以后再也摸不到你了。 
    
    
     
        我揉揉他的手掌,向它告别:以后再也抓不到你了。 
    
    
     
        …赵云你手松开我抽不回手了我还没向你可爱的胸肌告别。 
    
    
     
        不我是说用手告别你为什么把我脸按在你怀里。 
    
    
     
        我没哭。 
    
    
     
       
    
   
        赵云和我表白了。 
    
    
     
        语无伦次地说完一大串夸我可爱的话,就面红耳赤目光游移地接受我的注目礼。 
    
    
     
        我不是给。 
    
    
     
        我也不是。 
    
    
     
        扯淡,你就是,而且还想拉我和你一起公然搞给。 
    
    
     
        我没有,我只喜欢你一个。 
    
    
     
        那你为什么喜欢我啊,我是男的啊? 
    
    
     
        赵云听到这话居然疑惑地看了看我。 
    
    
     
        你不是喜欢我吗?然后后来我就觉得你特别可爱…… 
    
    
     
        啥?你说谁喜欢你? 
    
    
     
        你啊,不是把所有找我告白的怼回去了吗。 
    
    
     
        …… 
    
    
     
        对不起啊我再帮你把他们叫回来? 
    
    
     
        我没把这句说出口,因为我看到了他真的像大型犬一样可怜巴巴的眼神。 
    
    
     
        然后他,非常委屈而疑惑,犹豫了很久。
    
    
     
        然后他说:
   
    
     
      
    
    
   
        “你…不是给吗?” 
    
    
     
        
    
    
     
自己都在写什么玩意??
   
实在太糟糕了如果你忍下去了…是天使吧(。

【云亮/短】我这么可爱你居然还说我蠢

标题和正文没有关系。
   
   
  ◆    画风清奇
   
   
  ◆    严重ooc
    
    
    
   
   
        早晨刘备遛鸟的时候路过诸葛亮的房间。
      
      
     
        他看到赵云从房间里出来,鼻孔里插着两团纸。
      
      
     
        刘备想:天啊小亮亮的起床气好严重喔。
      
      
     
        刘备认为他应该对下属致以温暖的关怀与安慰,所以他遛着鸟向赵云走去。
      
      
     
        然后赵云扯出鼻孔里的纸转身又走回了诸葛亮的房间。
      
      
     
        喔。
      
      
     
        他看到赵云从房间里出来,鼻孔里插着两团纸。
      
      
     
        然后反复了七次。
      
      
     
        刘备想:我和子龙的距离太远不足以在他八进草庐前追赶上他的步伐但我只想知道他在干什么。
      
      
     
        所以刘备遛着鸟向赵云喊:“子龙你怎么在亮亮这儿进进出出?”
      
      
     
        赵云闻言扭头看向他并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然后刘备用了十分钟向他的将军解释他很纯洁他没有se情的意思。
      
      
     
       
        
    
        早晨赵云惯例来叫诸葛亮起床,但他发现门锁上了。
      
      
     
        你以前都不锁门的。
      
      
     
        赵云很伤心,觉得诸葛亮不想给他早安的亲亲了。
      
      
     
        所以他用龙枪撬开了门锁。
      
      
     
        床上没有人。
      
      
     
        赵云很伤心,觉得诸葛亮把他的亲亲给别人了。
      
      
     
        当他沉浸在悲伤中时,从厕所传来了凄厉的惨叫。
      
      
     
        呜呜呜啊啊啊嗷呜!
      
      
     
        赵云虎躯一震,抄起龙枪就往厕所跑。
      
      
     
        然后他就看到只套了件衬衣露着大白腿掐住自己脖子的诸葛卧龙小天才。
      
      
     
        赵云:先生别怕你告诉我刚才发出尖叫的东西跑哪儿了云帮你追回来。
      
      
     
        说着毫不在意地摸了把鼻血。
      
      
     
        诸葛亮:嗷呜? (啥玩儿?)
      
      
     
        小天才歪着脑袋一脸心疼傻孩子地摸了摸赵云的脑袋。
      
      
     
        赵云:好的先生是的先生。
      
      
     
        然后他抄着龙枪跑了出去并带走两团纸。
      
      
     
       
    
    
        开局前,同队四人十分担心地围住诸葛亮。
      
      
     
        刘备:亮亮你能上场吗?
      
      
     
        诸葛亮:嗷。
      
      
     
        刘备:那听不懂你说话怎么指挥?
      
      
     
        诸葛亮:嗷呜。
      
      
     
        刘备:那我看我们投了吧。
      
      
     
        诸葛亮:呜呜嗷呜啊呜啊啊呜喵?
      
      
     
        赵云:好的先生是的先生。
      
      
     
        刘备问赵云诸葛亮是否提出了精妙的战术。
      
      
     
        赵云答诸葛亮只是嫌弃他智商拉低了整条街。
      
      
     
       
     
     
        开局后,对面小兵奔走相告:呜啦啦啊啦啦呜啦!(对面诸葛村夫指挥不了了!)
      
      
     
        本来已经窜到上路的赵云眼见诸葛亮在原地没动就跑回来观望,然后他眼前出现这样一幅画面。
      
      
     
        诸葛亮握着扇子,像鸡妈妈一样身边围了一群小鸡崽儿似的小兵,正在进行穿越灵魂的交谈。
      
      
     
        小兵:呜呜啦啦啦呜啦

      
      
     
        诸葛亮:呜嗷呜呜嗷呜

      
      
     
        小兵:呜啦,啦呜呜啦啦呜啦

      
      
     
        诸葛亮:嗷,呜啊嗷 
      
      
     
        他怎么这么可爱喔。
      
      
     
        赵云觉得膝盖被丘比特射了一箭。
      
      
     
       
    
    
        然后诸葛亮的神情变得严肃而认真。突然他起小拳拳高呼:呜嗷!
      
      
     
        小兵举起小拳拳高呼:呜啦!
      
      
     
        然后诸葛亮身边转着扇子和一队小兵冲上了中路。
      
      
     
       
   
   
        因为语言不通,诸葛小天才受到了来自对面周瑜的无情嘲笑。
      
      
     
        因为他平a是这样的:嗷!
      
      
     
        一二技是这样的:嗷呜!
      
      
     
        大是这样的:呜呜呜呜…嗷!
      
      
     
        诸葛亮对于周瑜的嘲笑觉得很委屈。
      
      
     
        他们都说我这样很可爱。你不但不夸我可爱,你还说我蠢。这么可爱的我,你居然说我蠢。
      
      
     
        于是小天才嘴一瘪,扇一挥,一群鸡崽儿目露凶光,呜啦叫唤着扑向周瑜。
      
      
     
        诸葛亮   天下无双   周瑜
      
      
     
        周瑜不服气:有种别带兵我们solo
      
      
     
        诸葛亮:啊呜。
      
      
     
        跑来给小天才打蓝的赵云贴心翻译:小生说,据说这是一场5v5的公平对战,他不想听您说话,请您旋转着离开。
      
      
     
        拿了蓝的小天才于是开心地和赵云一起2v1。
      
      
     
        诸葛亮   天下无双   周瑜
      
      
     
        助攻   赵云
      
      
     
        周瑜:说好的公平呢。妈的死给。
      
      
     
        所以他最后就坐塔下面看着诸葛亮拆塔。
      
      
     
       
   
  
        对面的大乔姐姐非常喜欢不会好好说话的诸葛亮,所以她骑着会飞的大棒棒和短腿的亮亮来了场龟兔赛跑,兔子没睡觉的那种。
      
      
     
        诸葛亮嗷呜一声闪错方向扑到了大乔姐姐的棒棒上,然后他飞快地闪回去一头扎进赶来救驾的赵云怀里。
      
      
     
        赵云心里小亮亮乱撞抱起大亮亮就跑。
      
      
     
        吓得诸葛亮一不小心就放了二技用三个大球球去砸大乔姐姐的大棒棒。
      
      
     
        大乔姐姐微微一笑。
      
      
     
        于是赵云一个冲刺拼了命地往前窜顺便路过了刘备香香围攻周瑜的激烈战场。
      
      
     
        biubiubiubiubiu
      
      
     
        诸葛亮   天下无双   周瑜
      
      
     
        助攻   刘备   孙尚香
      
      
     
        …带走了一个人头。
      
      
     
        刘备:亮亮你今天超可爱所以我原谅你。
      
      
     
        遭到了对面的一致唾弃。
      
      
     
       
   
  
        抱着诸葛亮飞奔的赵云认为他和先生需要一场交谈。
      
      
     
        赵云:先生早上不给我留门。
      
      
     
        诸葛亮:嗷嗷呜嗷?(为什么给你留门?)
      
      
     
        赵云:先生也不给我亲亲。
      
      
     
        诸葛亮:呜啊啊呜嗷?(为什么给你亲亲?)
      
      
     
        赵云:先生是不是不喜欢云了。
      
      
     
        诸葛亮:嗷?呜呜嗷嗷呜嗷?(啥?你说啥玩儿?)
      
      
     
        赵云:先生肯定不喜欢云了。
      
      
     
        说着委屈地瘪瘪嘴。
      
      
     
        诸葛亮:啊呜呜嗷呜嗷?(不喜欢你我给你亲亲?)
      
      
     
        赵云:哦,我也喜欢先生。
      
      
     
        然后边跑边给了小天才一个亲亲。
      
      
     
        诸葛亮:嗷呜???
      
      
     
        你不是能听懂吗赵子龙???
      
      
     
        赵云露出了既不尴尬还很礼貌的微笑。
      
      
     
        去你妈的还我可爱的会脸红的赵子龙???
      
      
     
        不,先生。
      
      
     
        不存在的。
    
     
     
   
   ◆    后来刘备偶尔问起赵云为何七进七出诸葛亮房间还要在外面傻站半天。
   
   ◆    赵云:让风吹干我的鼻血。
     
   ◆    亮亮那句原话是这样的:团战。不听。滚。

【尼吉】十五岁 R18

嗯……这次是几个星期前向太太要的授权然后早就写完了没有来得及码字……然后准备考试就耽误了很久……终于整出来了……我有罪……orz
   
   
土下座。
   
   
车速莫名其妙,烂尾……。链接在评论。感谢阅读食用愉快oeo
  
   
   
太太对不起啊啊啊啊啊!!我有罪!! 非常抱歉拿了您的授权还不抓紧orz@Mitsuuu

  
   
   
   
   
  
         吉恩是被一只作恶的手吵醒的。
       
               
         前些天被邀请到朱莫克区,昨天才从热情的区民中脱出身来,整个人都被表面过于平和的气氛搞得有些懒散,讨好般向恋人主动送上两个香甜的吻企图蒙混过关,然后就被顺着吻按到床上折腾到半夜。
       
       
         “早安,吉恩。”
       
       
         即使一起度过了很多这样的早晨,恋人清晨低沉而微哑的嗓音配上那张满是宠溺的帅气的脸仍是让吉恩面上一热,顺便没忘了把腰上流连的手扒拉下来。
       
       
         “我很困,尼诺……”
       
       
         本是随口一句抱怨,可这话一出口,两人皆是一愣。
       
       
         吉恩本就困得不行,迷迷糊糊地揉揉眼睛,语气不自觉有些软糯。但不同寻常的是未免软过了头,竟像是个刚长开的少年。
       
       
         吉恩沉默着盯了尼诺半晌,而后十分冷静地拿过床头的相机翻了个底儿朝天。
    
    
         尼诺的相机永远是目击者。
       
       
         被小家伙一脸复杂的小表情狠狠可爱到的尼诺无法克制地转过小家伙的脑袋凑过去献上一个温柔缱绻的早安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吉恩站在穿衣镜前愣怔地注视着镜中人。
       
       
         显然小巧稚嫩了很多的脸庞,本就宽松的睡衣更是松松垮垮地搭在肩头露出大片白皙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哦,连昨晚的吻痕都没了踪影。衣摆堪堪遮住短裤,露出白花花的大腿。过长的衣袖下摆一小截莹白的指尖紧紧揪住袖口,倒是显得他没有表面上那般平静。
       
       
         不知拍了多少张的尼诺这才放下相机,从身后环住少年纤瘦的腰身,亲昵地吻吻人的发顶,又凑近人的耳朵呼出一口热气,使得吉恩身子猛地一颤,耳根一红当即就一手推开尼诺一手捂住自己半边脸。
       
      
         “十五岁的你真的好可爱。”
     
    
         “你怎么知道是十……唔!”
   
   
         吉恩未说完的话被尼诺的吻堵了回去,他只好环住面前比他高得太多的恋人,顺从地闭上了眼睛。
    
    
         被吻得迷迷糊糊的吉恩被压回床上时才反应过来,便使劲儿去推开身上的人。
  
    
         “尼诺……我觉得应该先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这会影响我的工作……唔嗯……”
   
    
         明白恋人想表达什么后,尼诺毫不犹豫地再次吻了上去。
  
    
    
http://w    ww.jia   nshu  .com/   p/52   1999   d2f06d

【尼吉】灵魂伴侣

被尼吉萌得死去活来扒拉tag里的粮虽然少但都超好看还好吃,结果越吃越饿小透明只好自割大腿肉。

文风不定开头结尾仿佛不是一篇文…。甜点大概。

尝试了欧美灵魂伴侣梗,看了第八集觉得蛮适合尼吉于是构思了几天。

只看过tv ooc见谅。有私设。

1

尼诺咽下嘴里的黑巧克力,甜味中夹杂的一点苦涩使他皱了下眉头。

扭头看向父亲,他还在整理着今天的照片,嘴里琢磨着向国王报告的用词——尽管尼诺认为那很像写小说而他乐此不疲。

尼诺起身递给父亲一块巧克力,站在他身旁帮着一起挂起那些崭新的相片。

“你看,尼诺。这是我们的小王子——”

父亲眉目间满是喜悦,指着的那张照片正是施内公主和她怀里的襁褓中的婴孩。

尼诺定定地注视着相片中睡脸安详的小王子,身边父亲的声音变得很遥远,尼诺心头升腾起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仿佛刻在灵魂深处。

几个月后,尼诺见到了小王子。

施内公主的身体恢复过来后,便带着小王子和丈夫一起光临熟悉的面包房。尼诺就站在店在的树下,目不转睛地看着夫妇二人与店主熟络地交谈。

小王子似是有些倦怠,懒洋洋得趴在父亲肩头眯着眼睛迷迷糊糊地盯着店外。直到尼诺出现在小王子视线中的那一刻,小王子的注意力似乎全都转移到了他身上。

尼诺突然觉得那双懵懂的蓝眼睛仿佛透过他的身体,视线触及他的灵魂。

他蓦地感到腰侧有些隐隐作痛。

2

小吉恩不止一次指着锁骨下方那一行漂亮的花体字问母亲为什么那里有一句话。

而施内公主总是半蹲下来与他平视,温柔地揉揉吉恩一头温软灿烂的金发,笑眯眯地告诉他,那是吉恩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对吉恩说的第一句话。

这时,小吉恩会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认真地向母亲道谢,接过一块草莓蛋糕,转头就把这回事忘得一干二净。

施内温柔地注视着年幼而懂事的吉恩,心中百感交集。她再次回想起出生不久的吉恩身上就出现了一行字,博学多闻如她,马上明白过来那是记忆中只听说过的「灵魂伴侣」的象征。

一个人若是遇到命中注定之人,身上便会出现那人对自己所说的第一句话。那句话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永远不会消失。饶是施内足迹遍布全国上下,也少有见过。即使是她自己也没有。更多的人只是把它当做一个美好动人的传说,在心里默默渴望着与命定之人的相遇。

施内不知道,早早出现的那个人,能否等待吉恩长大,于吉恩,又是否是幸运之事。

3

尼诺兀自对着镜子发呆。

父亲回来时喜不自禁,告诉他小王子就要上高中了,而尼诺被授予的第一个正式任务,就是到高中去,陪在小王子身边保护他。

尼诺对着床边一身明亮的充满朝气的校服刹那间有些恍惚。换衣服时注意力不免又落到了自己的腰腹。

那有些恣意潦草的句子就十多年前出现开始就在他身上安了家,再也没有消失。当父亲喜忧参半地告诉他灵魂伴侣这种事时他也不过莞尔。他有自己既定的人生,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那人是谁,若是相遇坦白,自己也不过是对方的牵绊。

年过二十的他戴着掩饰的眼睛混迹在吵嚷不迭散发着青春朝气的高中生中有些格格不入,而他不在意周围略带探究的眼神只一路寻找那个金发碧眼的小王子。

他呼吸一滞, 停了下来。是了,坐在窗边,手肘撑着脸颊,凝视着窗外, 思绪似乎游离地很远,自然而然流露出冷淡而疏离气息的,就是他的小王子吉恩。

尼诺径直朝人走去,捡起地上的笔,微笑着递给他,胸腔中汹涌的感情涌成一句话,他说:

“我叫尼诺,请多指教,吉恩。”

小王子收回凝视窗外的目光,微微睁大眼睛,眸光中情绪不明。

“啊,谢谢。”

4

“咔嚓——”

快门的声音把吉恩缥缈的思绪拉回现实。

“又在拍了。”

吉恩有些无奈。

吉恩刚刚所沉思的,就是面前这位笑着注视他,随时都可能用相机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的好友。

他不去想尼诺如何能在初见时准确地叫出他的名字——甚至不是欧塔斯,或者为何尼诺身上有着对他来说莫名的熟悉感,又或者为何尼诺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与他锁骨下方那行漂亮的花体如出一辙——不过他至少现在还没有碰到另一个叫做尼诺的人。

他下意识地揽了揽领口,尼诺很自然地把这一幕存进镜头。

“好了,你还未成年,不能喝太多。”

这么说着,尼诺又给他倒上满满一杯。

吉恩捏捏自己不知是因为酒还是寒冷的天气有些泛红的鼻尖,呼出一团白雾,将酒一饮而尽,然后看到了尼诺无奈的笑脸。

“……笑什么?继续喝啊。”

尼诺被吉恩这副有些罕见的微恼的样子可爱到,忍不住伸出手去越过桌子亲昵地揉了揉那头有些微乱而柔软在灯光下格外耀眼的金发。

吉恩没来得及躲开这种在他看来哄小孩子一般的动作,只得不满地小声嘟哝。

“袖子会沾到菜的……我又不是小孩……诶?”

吉恩突然就住了嘴。

伴随着锁骨下那处像是被小猫轻挠的酥麻感,吉恩只听到自己越来越快,越来越大的心跳声,很快充斥了吉恩的耳朵。

“好了,就送你到这里了,还找得到家门吧?”

吉恩抬头眨巴眨巴眼睛看看那个借口自己喝多了执意送自己回来的家伙,往下扯了扯被那人围地紧实的围巾,似是欲言又止。

尼诺温和地注视着他,等待着下文。

被过于温柔的目光注视得面上一热,吉恩深吸一口气,被冬天寒冷的空气冷得抖了抖,还没等尼诺开口,便迅速解开围巾匆忙围在人脖子上。

然后尼诺听到他的小王子,用极轻、极轻的语气的语气说——

“你再揉揉我好不好?”

5

“尼诺,你有……灵魂伴侣吗?”

“有啊。”

“是怎样的一句话?”

“你回忆下试试看。”

6

“那你呢,吉恩?”

“……没有。”

“嗯?”

“……没有。”

7

尼诺直直地盯了他半晌。

“别灰心,也许你的上司身上也有你的一句话,就像你大腿上的一样。”

“明明是锁骨——”

吉恩住了嘴,面无表情地看着冲他眨眼的尼诺。

尼诺耸耸肩。

“……大腿?”

尼诺微笑。

8

“我打赌你身上那句话不是来自你的上司。”

“你也没有告诉我你的那句又是来自于谁。”

“……我并不是想窥探你的隐私,吉恩。”

尼诺有些苦恼地抓抓头发,面前和自己的对话完全不在一个频道的小王子显然又醉得很快,虽然始作俑者就是他。

“可是我的隐私你一直都知道——我是说,至少这十几年,全部,一直都是。”

面颊连带着耳垂都红扑扑的监察官似乎对尼诺的话极其不满,干脆利落地反驳跟踪了他十几年,实则几十年的家伙。

“可我发誓你锁骨下面那句话我绝对不知道——我确实有很多你零距离的照片——”

吉恩用探究的眼神看着他。

“——可是那种角度看不到你的……”

“你回忆下试试看。”

吉恩打断了他。

9

吉恩用手轻按在尼诺心口。

尼诺的视线紧跟那只总是夹着香烟的白皙纤长的手。

“——你看,你的心脏跳得很快。”

吉恩抬头注视着尼诺,抓起他的一只手放在自己胸膛上同样的位置。

“——你看,我也是。”

10

尼诺终于吻了他,将几十年未曾说出的话融化在唇齿间。

11

“我想我们不能有很多身体上的接触。”

“这很残忍,吉恩。”

“……除非你想我们相处的时间都在心跳声中度过。”

12

吉恩十几年来第二次把尼诺从头打量到脚。尼诺任由他这么看着,只是又喂给人一块草莓蛋糕。

“那句挂在喇里?”

“乖,吃完再说。”

吉恩鼓着腮帮子试图用眼神表达不满,而这只是说让尼诺又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

13

后来好奇心旺盛的吉恩对着尼诺腰上的那句话端详了半天没忍住就挠上了,然后他就被尼诺按着在锁骨一通舔吻。

14

他们的日子细水长流,只是喝酒聊天之外不免要牵个手或是滚个床单——当然没有吉恩说的那种充斥着心跳声。只是偶尔,吉恩会想起曾经他喝醉时说的那句话并再次说给尼诺听——

“你再揉揉我好不好?”

而尼诺总会温柔地揉揉他的头发然后给他一个缠绵的吻。

end.

啊,其实私设不太明显,就是作为灵魂伴侣的两个人意识到对对方的感情时被对方主动触碰会心跳加速×

个人超级喜欢尼诺喊吉恩名字,津叔的声音不能太撩//////

感觉是流水账…。

如果你能喜欢真是太感谢了。

悄悄说下篇想开车…。